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

民国奇人张宗昌:娶白俄美女5姐妹陪侍诗词堪称空前绝后!

时间:2020-05-29 10:15:49编辑:佚名

  美人梳洗时,满头间珠翠。岂知两片云,戴却数乡税。美人洗漱时头上戴满了珍珠和翡翠,可谁能想到头上的两片配饰就能抵过几个乡的赋税呢。这首描写古代皇帝荒淫无度的诗歌却从来没有过时,民国时期就有这么一位将军。

  他虽不像皇帝一样拥有无限的富贵与权力,但他的日子依然过得荒淫无度,极致奢华,他一生共强抢民女二十多人,其中竟然有五人来自白俄罗斯,他是哪位呢?他又是因为什么如此豪横呢?

  这位奇人就是民国张宗昌。张宗昌1881年出生在山东省祝家村。在民国军阀中他算是名声最差的一位,他手下的军队毫无纪律可言,但凡走过村庄与部落,他的部队则是能拿就拿,拿不了的烧掉。

  可要是换做他身边的狐朋好友来评价他,张宗昌就是世间最讲义气的兄弟。有张宗昌吃的一口就有身边兄弟们的一口,那怕是初次见面的朋友,只要臭味相投,张宗昌就会大方的给予礼物。为了他的兄弟情,张宗昌的家乡山东可就遭殃了,投奔的绿林好汉一进一出,百姓就遭到了荼毒。

  自然山东的百姓也对张宗昌也不客气,常常写打油诗来讽刺张宗昌。也有花椒也有姜,锅里煮的张宗昌。早来的,吃点肉;晚来的,喝点汤!表达出百姓不仅对张宗昌恨之入骨,还嫌其和狗肉一样腥臊味重,要靠葱姜压味才能入口。

  天时地利人和。失去人和的张宗昌被百姓恨之入骨,但却能做到山东将军的位置,自然他有着与众不同的本事,张宗昌能活下来的本事就是他极其擅长看人下菜碟。

  民国十二年秋,张作霖派出郭松龄来到张宗昌部队检阅,名义上是检阅,实际上是来遣散部队的,正赶上张宗昌在部队巡视,两人一见面就吵了起来。张宗昌对郭松龄骂了句:我X,郭松龄听到这句话就故意挑衅张宗昌指着鼻子问他:你骂谁呢?

  张宗昌看出来郭松龄是故意找茬,就赶紧把语气放下来说:我X这是我的口头语郭松龄一看张宗昌要示弱就又提了个调门说:我X你X,这是我的口头语行不行。

  要说张宗昌机灵就机灵在这里了,他意识到小不忍则乱大谋,立刻抖了个机灵说:那你就是我爹了,之后就给郭松龄跪下来了。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一介武夫能够保持头脑清醒,避免了灭顶之灾,实属难得可贵。

  这种心思不能常用,但不能没有。比如在销售的时候,一定要在顾客开口之前猜测出顾客的需求,并且在顾客对商品犹豫的时候揣测出顾客的顾虑是在价格还是在性能方面。但这种心思用多了就会显得油腻,像张宗昌这样能够做到不失分寸的奉承,可不是一朝一夕能练成的。

  张宗昌也靠着这样的机灵,获得了三不知将军的名号,不知道自己自己有多少枪,不知道有多少人,还不知道自己有多少个老婆。民国时期一般的将军有个三妻四妾不过分,但像张宗昌这样妻妾无数,风流成性的人却也少见。

  张宗昌的原配太太叫做袁书娥,两人感情很好,每逢张宗昌回家都会深深的拥抱妻子。至于后来为什么变成了风流成性的男人呢?是因为袁书娥的妹妹与张宗昌通奸,袁书娥也报复性与别人通奸。张宗昌就借故外出,多日不归。

  最夸张的就是张宗昌在流亡的白俄罗斯女人中挑选了五个年轻貌美的服侍自己,与他的23位中国姨太太有着同样的待遇,常常带着这五个白俄罗斯女人走在济南的大街上,招摇过市,宣称给中国人长脸了。流氓就是流氓,还给自己带了个好看的帽子,真是无耻的流氓。

  爱情这个事,最重要的就是尊重。张宗昌做不到这一点,自然也得不到她如此多姨太太们的忠诚,这些被抢来的女人们也纷纷趁着张宗昌在外鬼混,与自己喜爱的男人生活在一起。

  张宗昌有自己独特的婚姻观,共妻是当然是好的,别人的女人和我分享又有什么不对的呢,我的女人分享出来也没什么不妥的,这种话也就是张宗昌能说出来吧。

  张宗昌安置这些姨太太的方式就是随便找了个房子,让她们住进去,过后就都忘了。等张宗昌后来没落时,这些女人没了生活来源,只能重新回到妓院生活,有些好事的嫖客就大叫到:走,随张宗昌老婆去,真是可笑不已。

  那时因为时局动荡,社会不安稳才有了如此荒唐的婚姻观念存在。可是在今天我们不应该有这么大度的婚姻观,对待别人的爱情我们不嫉妒,对待自己的恋人我们要守护,这样才是对彼此都尊重的美好爱情啊。

  武夫出身的张宗昌看起来好像不学无术,但张宗昌还是个诗人,写下不少的诗歌,只不过他写下的诗给人的感觉往往不是美感,却总能让人发笑。

  什么东西天上飞,东一堆来西一堆;莫非玉皇盖金殿,筛石灰呀筛石灰,这种不需要翻译的诗歌正是出自张宗昌之手,他的文采可谓空前绝后,不需要深度解读,光看字面就能体会到张宗昌当时所看所听所想,真是写实派的代表啊。但当现实生活中有朋友做出这样的事的时候,也许不能称赞他,但也请不要嘲笑他,可能这是他平凡人生中的平凡梦想啊。

  人由两笔构成,不能只看一笔。张宗昌虽然诗写得不怎么样,并且做官荒淫无度,从历史的角度上看起来是完全的反面角色,但是他的确也曾做过一些好事。他主持并出版了史上印刷和装帧最好的《十三经》,他创办了山东省第一所公立大学---山东大学;他开办银行,发展商业,修建水利和公路。

  虽然张宗昌总是帮着狐朋狗友办事,但对家乡的人同样也是能帮就帮。坊间传言到:会说掖县话,便把洋刀挎,会讲掖县腔,就把师长当。张宗昌的生平,在那个杀人如割草芥的年代并没有那么特殊,他的残忍与愚蠢其余军阀也没少做。只不过张宗昌的作风颇为另类,让人发笑。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真是可笑可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