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

求古代著名文人的奇闻轶事

时间:2020-06-29 11:56:45编辑:佚名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管道升整整陪伴了他三十年,在诗坛画苑中相携游艺,在险恶的宦海风波中荣辱共守,相濡以沫,留下了许多感人的佳话。 在赵孟頫与管道升相濡以沫的三十年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赵孟頫在人过中年之后,有一次想置妾,又不好意思明说,就作了一首小曲给管夫人:我为学士,你做夫人。岂不闻,陶学士有桃叶、桃根,苏学士有朝云、暮云,我便多娶几个吴姬、越女,有何过分?你年纪已过四旬,只管占住玉堂春。 管夫人也作了一个小曲,答道: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似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穴,通篇情重情浓、入骨入肉,不容人不动心性。几百年来,这首词被称作男女爱情的典范,广为传唱。可是又有谁知道,作者却是一个年过四旬的女子,而且是为了驳斥丈夫纳妾而作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