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

崔护:那年春除却花开不是真

时间:2020-07-02 21:30:44编辑:佚名

  想来也是失意处的际遇,城南的郊野茅舍中,竟然有这般惊艳的女子。眉间不着半分粉黛,只随意地坐在院子的一角绣着绢帕,粗布的衫子上有她绣的百蝶穿花,而头上的桃花树正是落红如雨下。

  似乎是感受到了崔护炽热的目光,那女子缓缓抬眸,只见篱笆外,一位白衣俊秀的书生正面带笑意,看着墙上她拙劣的诗句:

  “山中佳境,唯独梅花落雪,最得我心。”那女子不言自己梅花身世,只淡淡一句雪景,略过了自己的千般情丝哀愁。

  “郎君既然远道来此,不如进来吃杯茶。”那女子言笑晏晏间,便已在桌前煎好了一盏茶。

  篱笆庭院之中,女子素手烹茶,指尖染着胭脂色的蔻丹,挽上一对玉跳脱温润似清明后采下的第一盏碧螺春茶。

  若故事从来只有开头,没有结尾。那一切的花好月圆都能继续。可时光偏偏不给人圆满。落第的才子还是要离去,佳人依旧坐在春光庭院里,绣着鸳鸯戏水的纹理。

  崔护在匆匆一眼后,将心落在了此地。那一年间,他每一个寒窗的日夜,都会时而想起清明惊鸿一面的身影。桃花源里桃花庵,桃花树下桃花仙。似乎阿莼就是那桃花仙子,春日里偶然路过人间,邂逅了与他的一段奇缘。

  只是,篱笆上的蔷薇枯萎,桃花树下没了佳人。那偶然信笔的诗句仍在,只是铜门落锁,没了斑驳人烟。

  忽然间,觉得去岁灯火好似就是一场梦,没有桃花树,没有阿莼。他只是落第后悲伤,做了一场大梦,现如今梦醒,万籁俱寂,只剩下了寸草不生的一片荒芜。

  清明的桃花依旧,只是缺了佳人,再美的风景,都成了虚无。想不到一年之间,沧海桑田,连春光都老了,连面容姣好的佳人都不见。

  后来事不知如何,那佳人终究与才子重逢。只是谁也未曾想到,再相见时,床榻边是哭泣了数日的父亲,床榻上,是读罢他的诗,悔恨此生再不能相见的阿莼。

  “阿莼自从见到你后,便谁也不肯嫁,一心期待着你的到来。可是一年啊!一年间,连一点有关你的消息她都没有收到。”

  崔护看着塌上没了昔日光彩的阿莼,也只是万箭穿心之感。原来这不是他一个人的相思,而是两个人的折磨。

  阿莼为了他,再度回到了人间,而乡间故事里,岭南节度使的妻子,总是笑意盈盈陪在他的每一个灯火阑珊夜中。

  阿莼的父亲自小便教她诗书礼仪,但无论崔护如何询问,二人都是缄口不言自己的身世。有传言道,阿莼的父亲曾经也入朝为官,只是不知何种原因,选择了归隐田园,带着女儿与一院桃花,度过了这轻轻浅浅的数年。直到他的出现,直到他的爱恋,才让二人,又一次回了都城巷陌里,抛下了桃花源般的城南。

  这一切终归太过理想,都城南庄的故事究竟如何,除了崔护与阿莼,似乎再无人知晓。后人喟叹都城南庄的故事,也是带了三分遗憾与五分凄婉:

  重来我亦为行人,长忘曾经过此门。那年春,除却花开不是真。空捻花枝空倚门,空着眉间淡淡痕。那年春,记得奴家字阿莼。

  可我仍愿相信,在坊间的传言里,阿莼终究回到了崔护的身边。而他的仕途,也在她的陪伴下,留名在了唐时明月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