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

被吴亦凡cue过的李雪琴这届脱口秀大会的黑马女王是她了

时间:2020-09-16 07:24:18编辑:佚名来源:本站

  李雪琴最近又小火了一把,为什么说“又”呢?你能把今年《脱口秀大会》上画着小烟熏,扶着麦,吊儿郎当讲脱口秀的这个姑娘,跟去年一头粉发一本正经喊话吴亦凡的“追星锦鲤”联系起来吗?

  对,就是她!来自铁岭开原赵本山的故乡,与生俱来的小丧气幽默,北大自主招生时的辽宁省第一名,纽约大学硕士,MCN公司的老板,总之,就是一个模样看起来特别不精英,偏偏真的是靠脑子一路加持的姑娘。

  李雪琴上台介绍自己的第一句总是:我是一个网红。只不过,她不是网红脸的网红。

  在2018年9月之前,李雪琴还只是无人知晓的李雪阳——她的本名,李雪琴是她杜撰出来的用在小视频里的一个东北大妈的名字。

  2019年,在清华大学校门口,李雪阳顶着一头粉色短发,扎个半辫,素颜,露出光亮的额头,面无表情地用东北味普通话说,“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来到了清华大学,看,这是清华大学的校门,多白。”

  之前,她还生产过指着北大的红门说“多红”,指着校门口的石狮子说“多狮”的段子。

  之后,她在各种地方喊话吴亦凡,看起来没有特效没有剪辑毫无技术加持,可就是长在你的“记忆点”上,洗脑又过目难忘。

  2019年1月, 吴亦凡发了回应视频,“李雪琴,你好,我是吴亦凡,别管我在哪,你看这灯,多亮。”瞬间让“李雪琴是谁”上了热搜,她的粉丝噌噌噌涨到了300万,获得百万级创业投资。

  虽然李雪琴也会羡慕那些靠长相就能在视频领域活下去的姑娘们,“我看有的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在视频里)说点流水账,然后评论里,‘哇,姐姐好美啊’……我也很想过这种生活,我只要站在那儿,干一些人类普遍会看的事情,就有人夸奖你。”

  还好,她及早认清自己,今年加入李诞的《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秀智慧和幽默,杀一条不靠脸的网红路。

  如果说因为喊话吴亦凡,被明星cue,一夜涨粉百万是带点“运气”的奇遇,那么,今年《脱口秀大会》才算是展示出了北大李雪琴的真实水平。

  松弛、接地气,讲被催婚,讲“整“对象,讲老板画饼,讲半夜加班,身上一点没有北大才女留学海龟的精英感、优越感,真把自己当一“普通女孩”。

  她分享和老板之间相爱相杀的故事,有一次凌晨三点,她的老板给她发了一个微信,她睡觉没回,老板以为她死了,一遍一遍打电话,终于在要报警的时候,给打醒了,老板说:“奇怪,这个点你怎么能睡觉呢?”

  第二天李雪琴觉得这工作不行,想回家种地。她妈说,“傻孩子,咱家没地。”李雪琴说,“咱家没有,别人家不有吗,我去给被人家种地就行,怎么也比工作强。”她妈说,“你还是挂了吧,给别人家种地,就叫工作。”

  她讲现在演艺圈女演员严苛的自我批判:“我也希望广大女性演员不要再说自己长得丑了,既然都上脱口秀了,那我们就要用智慧和幽默告诉大家,长成我们这样的那就叫美女。”

  没毛病,如果中年徐峥黄磊的大肚子能叫可爱,那女孩子们有个大脸蛋子一样可以叫美得特别醒目不是吗?

  她以25岁大龄女青年身份上来讲婚姻,搞笑,不搞价值观,对父母离婚又分别再婚的态度自由而开明,“(如果)结婚是大自然对人类家庭的KPI,每个三口之家要完成两次,我父母看我这孩子也不争气,别整了,自己把KPI完成了吧。”

  红了,压力大,一个人养活一个公司,抑郁的时候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用榔头把不断冒消息的手机砸得稀烂,用水果刀在手腕上割三道口子……再止血,坐回电脑前继续做PPT,给朋友发微信,“我刚刚浪费了一个小时加班时间自杀,没死成。”

  精英身份和土味气质,搞笑的段子和抑郁的情绪,在李雪琴身上兼容着。不管创业成不成,爱情顺不顺,能不能跟她的王建国CP锁死,我们喜欢她,因为她说,“现在不快乐的人太多了,我就想做让人快乐的事。”

  李雪琴最近一个炸热搜的段子是:“我想对那些不喜欢我的人说一句,我也不喜欢你。”